北京小龙虾美食爱好社

对的人,便是万丈光芒;错的人,便是万箭穿心

周冲的影像声色2022-03-27 14:33:10


每一个文艺而理性的人

都置顶了“周冲的影像声色”


最近看了一部老片子,颜丙燕演的《万箭穿心》。


故事很揪心,颜丙燕的神演技,更为故事增了不少颜色。


故事情节说起来平淡无奇:一个出身底层社会的妻子,面容姣好,却泼辣至极,不给丈夫面子;


一个同样出身底层却受过些教育的丈夫,面对妻子的高压不胜压抑,选择出轨。


妻子发现丈夫出轨,,试图将丈夫拉回家中。


丈夫却因为嫖娼事件下岗,绝望之余跳了长江。


泼辣的妻子用挑扁担的方式,赡养婆婆,供儿子读书,儿子却在考上大学之时,告之对其的愤恨,表示与之恩断义绝。



片名《万箭穿心》,可谓名副其实:


一心为家庭,迎来的却是丈夫的背叛;


含辛茹苦,面对的却是儿子的离弃,对于哪个女人来说,不是万箭穿心?


而对于丈夫呢?


妻子的高压,让他精神压抑,妻子对他母亲的不容让他痛苦异常,丢失工作更把他逼向了绝望。


这场婚姻,对于丈夫来说,何尝不是万箭穿心?


对于孩子来说呢?


从小面临着父母的争吵,幼年失去父亲,而元凶竟然是自己的母亲,这种撕裂,何尝不是万箭穿心?



可以说,影片中的每个人,都是有一颗伤痕累累的心。


然而,看了影片,却很难说哪个人是真正意义上的坏人。


在我心中,只反复响动着一句话:对的人,便是万丈光芒;错的人,便是万箭穿心。


李宝莉泼辣粗俗,动辄跟人摔摔打打,这举止落在她丈夫眼睛里,是俗不可耐,与她生活在一起,简直生不如死。


然而,在与李宝莉摆摊的健健眼里,却能欣赏到她的古道热肠、坚韧善良。



丈夫马学武在妻子眼中不会过日子,是个窝囊废,于是总是忍不住对之吆五喝六。


而在丈夫的出轨对象周芬眼中,却是个伟岸男子。


当丈夫与周芬一边吃着麻辣小龙虾一边吹牛时,两人眼中闪出的光芒,让人几乎忘却这是一段不道德的婚外情。


正如妻子无法理解丈夫为什么会自尽——“武汉下岗的人多了,都跳长江,还不把长江都堵了?”


妻子坚韧而粗糙的性格,无法理解敏感纤弱的丈夫的痛苦。


丈夫若泉下有知,大约也会为妻子在他死后还苦苦支撑,为赡养他的母亲、抚养儿子而鞠躬尽瘁感到吃惊。


知识分子的品味、追求,让他看不到妻子粗砺外表背后的善良、忠厚。


看着电影,让人忍不住假设,若李宝莉一开始便与市井男子健健结婚,马学武一开设便与富于女性气质的周芬结婚,是不是会成就两段美满的婚姻,四个幸福的人?


然而生活却不容人假设。


不匹配的婚姻,让一个人以自杀逃避,一个人在现实生活中如服苦役。



台湾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孙中兴先生在《爱情社会学》中,有一段妙论,他说,过去的人认为,理想的爱情如元曲中所唱的:


把一块泥,捻一个你,塑一个我。将咱两个一起打破,用水调和,再捻一个你,再塑一个我,我泥中有你,你泥中有我。


这是传统社会女性没有社会地位、经济地位时的反映——将幸福寄托于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。


可是,人都是一个个个体,哪能如泥巴般柔软,随随便便就你融入我、我融入你?


现在应当倡导的爱情观,应该是钻石爱情观:把每个人视为一颗钻石,两个人在一起,寻求的是不同切面的最大贴合,最终做到交相辉映。


可不是吗?


若是对的人,两个人的棱角,能够相互规避,以契合之处,闪耀出最美的光芒;


若是错的人,两个人的棱角相互碰撞,直撞得双方都是支离破碎。


也许,好的爱情,就是与对的人一起,相互成全吧。




武丛伟,哲学硕士,新闻传播学博士。出版社编辑,闲时好写杂文以自娱。



Copyright © 北京小龙虾美食爱好社@2017